心理教育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教育 > 自我成长 > 正文

当我们害怕时,身体里发生了什么?

发布时间: 2016-11-21 10:26:15 浏览次数:636次 编辑:管理员

对许多人来说,秋天是一个幽灵般的季节。开始变得昼短夜长,伴随着空气中丝丝冷意,树叶凋零,展示出骨感的树干轮廓。


如果这还没有让你感觉不适的话,万圣节的来临引起了装扮恐怖的装饰和服饰潮,南瓜灯笼与邪恶的坏笑, 颅骨和额头,破败的墓碑,饥渴的吸血鬼,以及步履蹒跚,腐烂的尸体蹒跚地走出来。 


这足够让你的背脊从上冷到下,但是为什么一些特定的事情会吓到我们,科学可以告诉我们感到害怕时体内究竟发生了什么?


文化影响可以让人们对一些特定的事情害怕,比如黑猫还有杀手小丑等。但是还有一些会激发恐惧的普通因素,俄亥俄州立大学Wexner医疗中心神经行为健康科主任、精神病学家Katherine Brownlowe博士说到。 


这些典型的因素是会一些导致死亡的事情,Brownlowe说到。


高空、动物、灯光、蜘蛛、黑暗巷道里有人跟着你跑——通常情况下,人们对这些事情会有一些恐惧感。


恐惧的因素


恐惧首先是一种求生机制,当感官检测到一种压力源可能会产生威胁,大脑会激活一连串的反应,事先提醒我们要么为了生命而战斗,要么尽快逃离。这种哺乳动物特有的反应叫“战或逃”反应。


恐惧感由大脑的颞叶中叫杏仁核的部分控制,当压力刺激杏仁核时,它会暂时覆盖有意识的思考 ,这样整个机体会将所有精力转向面对这个威胁,不管是什么样的威胁。


神经化学物质和荷尔蒙的释放会使心跳和呼吸频率加快,把肠道中的血液分流出去,使更多的血液流到肌肉中,以便逃跑或者战斗。


Brownlowe解释到,它把大脑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战或逃”反应中。


我们身体面对致命恐惧的时候会出现我们祖先的应对机制上,而这些反应对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当恐惧来临时使我们会起鸡皮疙瘩,这会使得我们手上的汗毛站立起来,这对我们的“战或逃”反应没有任何用处。但是我们的祖先身上都是毛,让毛蓬松起来可以使他们看上去块头更大,更威风。Brownlowe说到。


用汽车大灯照着鹿的时候,它们会突然木僵住,这也是面对恐惧的一种常见的反应,这种行为在动物被捕食的时候比较常见。


当你木僵的状态下,捕食者看到你、注意力在你身上的可能性就会变小,这让不被吃掉的希望加大。


我们害怕时感受到的情绪反应服务于一个目的——提高警惕,使身体和大脑集中精力保持安全,直到威胁消除。


即使宝宝们也会对一些事情感到害怕,比如响亮的噪音,突然移动以及不熟悉的脸,小宝宝们甚至会被大人们知道不存在的事情所吓一跳,比如怪物躲在床底下或者是恶魔藏在柜子里。孩子们直到7岁左右才会区分真实世界的威胁和想象中的威胁。


面对威胁


与其他动物相比,人类面对威胁的反应方式不同,人类可以处理恐惧,并且当他们意识到他们并非真正处于危险之中,会将恐惧压下来。


我们会受到惊吓,但是不会像一只可爱的小兔子那样马上逃走,我们会重新评估形势然后弄清我们不必以一种“战或逃”的行为来反应。


还有些人故意寻找受到惊吓的体验—他们看恐怖片,勇敢地经受高耸的过山车的颠簸,做所有会感到危险的事情。Brownlowe说到,他们享受一阵恐惧后带来的化学反应,一种有点愉悦的感觉。


当“战或逃”反应消退后,大脑释放的神经递质和激素来协调我们称之为“休息和消化”的系统,Brownlowe说到。 心跳开始减缓,呼吸变慢。


现代社会有着许多压力,这些都是早期人类没有面对过也无法想象的—财务压力、人际焦虑还有一系列其他社会压力可以造成恐惧和绝望的焦虑。那种老式的惊吓可以让我们面对普通的恐惧不再那么吓人。Brownlowe说到。


这也让人们学会了一种应对办法,她说到,如果你急着想要和你老板谈加薪的事情又没有那个胆子,你做好准备大不了吓破胆,跟你老板谈判就没什么大不了了。


本文内容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