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教育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教育 > 自我成长 > 正文

《解忧杂货店》:何以解忧?

发布时间: 2017-3-6 9:40:48 浏览次数:1068次 编辑:管理员

一家名为“浪矢杂货店”在店主和孩子的玩笑中慢慢变成了解忧杂货店,无意间收到一些真正的烦恼,成为茫茫夜色当中能够为人们提供困境指南和烦恼解决的心灵驿站,只要把想要咨询的事情写在信里,晚上投进卷帘门上的信箱投递口,第二天就能从店后的牛奶箱里得到回复。

在这个脚下生风的快节奏时代,成长中的压力,关系中的羁绊,存在中的焦虑,生命中的伤痛充斥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无孔不入。作为大自然的一份子,我们到底是谁,我们到底要什么,我们该如何体验我们的生命……与他人联接,向他人倾诉,寻他人帮助是我们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的救命稻草。

的确,对于很多人来说,向他人求助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尤其是诉说心事。记得江光荣教授在《心事·心病·心聊》的讲座中提出了心事的五个维度,并在现场做了一个统计,发现很多人的心事是指向将来的,同时是想要和怕失中的任何一个,与自我有关,消极,心理负荷高。有研究发现,长期在东方儒家文化的影响下成长起来的人,更难以向他人求助,遇到心事后更倾向于选择自己扛。虽然自助有时有效,但是由于个体局限,如果想顺利解决困扰,向他人求助不可避免。正如《解忧杂货店》书中所写到的几位求助者,也是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开启了求助之旅。

作为助人活动,无论是专业的心理咨询与治疗,还是解忧杂货店的老爷爷、津巴布韦的大妈们,都在倾听着人们的苦恼,试图帮助人们补救已经破了洞的内心,找回遗失的自我,扫除内心的阴霾。

《解忧杂货店》自出版以来,受到大众的普遍欢迎,甚至成为心理咨询与治疗专业学生必读书目,其影响力不容小觑。此书,生动形象的呈现了大众生活中的两种现场:何以为忧 & 何以解忧。心事即为忧,理清心事即为解忧。作为《解忧杂货店:何以为忧》的姊妹篇《解忧杂货店:何以解忧》,将简要分析了浪矢老爷爷如何用文字和善行陪伴并帮助求助者。

稳定的设置

稳定的设置能够给求助者带来安全感,足够的保密性可以帮助其放下防御,提高卷入感和求助动机,感受到接纳和被尊重。                                       

信件书写

随着科技的发展,手机、电脑和其他电子设备的普及以及各种即实交流工具的批量涌现,逐渐取代了以书信为主的交流方式,高效率的交流方式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主旋律。在享受科技带来的便捷的同时,我们又为之所累。生活中的你,是否也有这样的感觉:和对方说了半天,却又好像什么都没说;和对方看似很近,实际上又很远。高效易得的交流方式逐渐稀释着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写信”作为一种传统的交流方式,与新兴交流方式相比,其魅力在于写的一字一句都要经过斟酌。写信的人会想像收信人的反应,更会期待对方的回信。犹记得小学初中的时候流行交笔友,每次都很认真的给对方说着自己内心的小秘密,想象着对方看信时的心情和想法,一直期待着对方的回复,甚至天真的以为鸡毛信就是信封上粘一根鸡毛,这样可以加快投递速度,为此还特意去买了一个鸡毛毽子。在这个相对长久的过程中,两个人的猜想、等待,以及把对方当做好朋友的信任感真是弥足珍贵。

同时,书写对于个人整理想法有特殊作用。如果你遇到了烦恼,又无人或不想告诉别人,那还是写点东西吧。每个人都是自己生命的作者,都有能力依照自己的偏好,书写生命故事。书写也是一个重新加工再整合的过程,在这期间,个体会放下很多防御,逐渐真正的走近自己的内心,开始一场灵与心之间的交流,充分的体验内心的感受,而不必害怕被评价或被批判,对事情和事情的意义进行重新解读和建构。

《解忧杂货店》即采用了写信的交流方式,求助者随意在白纸上书写自己的忧愁,字数、文体均没有限制,甚至是空白信,都可以寄出,也会得到回复。这种咨询方式和等待过程本身就有意义。很多时候,在人群面前,群体或关系的压力,逼着我们总是要说点什么,然而很多时候我们讲着讲着就把自己讲焦虑了,也把自己说乱了。在这个健步如飞的时代,贴近自己的内心,倾听它的声音和需求是自我照顾的一种有效方式,我们要创造机会让自己活得“慢”一些。

 

及时回复

“只要把想要咨询的事情写在信里,晚上投进卷帘门上的信箱投递口,第二天就能从店后的牛奶箱里得到答案。“固定的时间设置,不仅增加了求助者的求助动机,也提高了求助者的个人卷入。如果求助者不能明确的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得到回复,估计慢慢的也就忘记取信或者忘记回信了,所以固定的取信时间可以增加求助者的安全感和确定感。另外,稳定的时间设置也在不断提醒浪矢老爷爷要及时回复求助者的信件,有条理的安排时间,以比较平静的状态回信,正如浪矢老爷爷很多时候都是在晚上。

对于求助者再次回信的时间,浪矢老爷爷没有做要求或干涉,这也恰好给了求助者比较安全而自由的空间。如果他觉得有效或者有疑虑,他们会回信,而浪矢老爷爷能做的就是认真并及时回信。对于助人工作而言,或许把每一次助人行为都作为最后一次更会让助人者更加虔诚而真诚的帮助别人吧。

固定场所

正如书中所言,经常有人围在杂货店前,看那些有趣而略显不正经的烦恼和浪矢老爷爷的认真而又机智的回答,边看边笑。固定的咨询地点,不仅有利于民众们相互推荐,提高杂货店的知名度,而且有助于增强求助者坚持性。巧妙的投信和取信安排,既保护了求助者的隐私,也能够让求助者体会到浪矢老爷爷的用心和以求助者利益至上,感觉到充分被尊重。

专业的态度

无论是过去时代里笔触温和真挚又充满智慧的老爷爷,亦或是闯入时光机器回复犀利直白又不失本真的小偷们,面对接收到求助信件,都认真的对待,每封信的回复都经过细心揣摩。归纳《浪矢杂货店》一书中助人者的工作态度,在一定程度上符合《中国心理学会临床与咨询心理学工作伦理守则》(第一版)总则中五个条目:善行、责任、诚信、公正、尊重。

正如浪矢老爷爷所言:“不管是骚扰还是恶作剧,写这些信给浪矢杂货店的人,和普通的求助者在本质上是一样的,他们都是内心破了一个洞,重要的东西正从那个破洞逐渐流失。我不但要写回信,而且要好好思考再写,人的心声是绝对不能无视的。”所以不管是面对附近孩子的恶作剧似的提问还是求助者真正的问题,浪矢老爷爷都会深思熟虑,设身处地的想像这个求助者面临着什么样的困难,Ta到底在担心或者害怕什么,想要从我这里得到哪些帮助。

面对自己不太擅长的情感问题,浪矢老爷爷会在尊重求助者个人隐私的情况下寻求他人的意见,防止因为个人局限给求助者提供不恰当的建议。这正如伦理守则里面提到的公正,即“心理师应采取谨慎的态度防止自己潜在的偏见、能力局限、技术的限制等导致的不适当行为。”

经过多年的信件咨询,浪矢老爷爷对求助者的心态也有了深刻的理解和诠释:“很多时候,咨询的人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来咨询只是想确认自己的决定是对的,像我这样的糟老头子,怎么可能有左右别人的力量?如果说我的回答起了作用,是因为他们自己很努力。如果自己不想积极认真地生活,不管得到什么样的回答都没用。”这种理解和态度,不仅有助于浪矢老爷爷在回复信件时降低“我”的存在对求助者的影响,尽可能减少求助行为中权力的较量,而是只把自己放在一个帮扶者的角度上急求助者之所急,在琢磨求助者的心理状态上多费心思,而不是非得给他们一个自认为完美的答案。

无论在哪种助人活动中,大部分求助者都冒着一定的风险暴露自己的弱点,本身这种求助行为就增加了他的不安全感和防御。就像日常生活中,对于见到我们秘密的人,还有捕捉到我们脆弱情感的人,对于他们我们情感比较复杂,被理解的同时也会有被揭露感。因此在助人工作中,“表现自我”VS“帮助别人”是每一个助人工作者都应该经常反省的议题。

在这个自我为中心的社会,每个人都在试图充分的感受自我,用声嘶力竭宣告自己的强大,用喋喋不休展现自我的焦虑,用嘟嘟囔囔表达自己的不甘,用沉默不语捍卫着自我的主权……哪有那么多精力去关注你对面的Ta是谁,Ta在想什么。能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慎重对待别人的心声,让看起来一无所有并且身患癌症的的浪矢老爷爷创造了医学上的奇迹。同时,来自社会底层的小偷三人组,也因为认真的回复和帮助他人,第一次感到了存在感,正如其中幸平说言:”以前我从来没有帮谁解决过烦恼,就算是蒙对了也好,歪打正着也好,得到别人的夸奖还是挺高兴的。“也正是因为这一善行的开启扭转了他们三个的命运,避免走上歹路。正如王素琴女士自《叔本华的治疗》一书序中所言:“在专业助人工作中,治疗师同样被感动着,他们成年累月的目睹着人世间一幕幕悲欢离合、爱恨情仇的剧情,他们在不断地体验生命的苦难与脆弱、坚韧与顽强的同时,也深深地唤醒了他们的慈悲与大爱。”

满头的白发,和善的面容,专业的态度,丰富的阅历,善良的心灵,对人类苦难与困扰的悲悯,对生命的敬畏与尊重,再加上内心深处迸发的对人性的理解以及对助人工作的虔诚和坚持,这一切成就了大家心中的解忧老爷爷,引起轰动,并使得许多人慕名而来,也让他在信件咨询中美名远扬。

正如鲁迅先生所言,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亦或许生活也本没有任何意义,你为什么而战,它就有什么意义。与其坐思生活的意义,不如站起来走走,你会发现总有一片天空是亮的,为你而亮。当你认真对待岁月的时候,你会发现你也正被岁月温柔以待。


(文章来源于咨询师养成记,微信号:psy-counselor)

Screenshot_2017-03-06-09-35-34-788_微信.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