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教育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教育 > 人际情感 > 正文

怎么让叛逆的青少年接受健康饮食?

发布时间: 2016-12-12 8:13:32 浏览次数:296次 编辑:管理员

小友说:当你吧唧吧唧地吃着零食时,是否觉得身上的膘也在不停地长?如果你想通过运动去消耗掉这些卡路里,那就太天真了。保持身材,其实要从娃娃抓起的。但是要说服娃娃拒绝垃圾食品,可就难了。


从前,薯片、可乐还有巧克力棒是一小撮人偶尔才吃的东西,但如今这些人们口中的“垃圾食品”已成为价值数十亿英镑的产业链,也成了很多(美国)人的主食。


零食公司的广告经常聪明地请来运动明星做代言,似乎暗示着只要多做运动就能抵消掉吃零食摄入的卡路里。但实际上,你永远没法“跑掉”一个加肉芝士汉堡的热量——最近研究表明,缺少运动并不是造成肥胖症增多的元凶,饮食不健康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饮食习惯一旦养成,再更改起来,不管是心理还是身体都需要适应时间。因此尽早对儿童和青少年摄入垃圾食品进行干预很重要——毕竟事先预防好过事后治疗,肥胖症治疗起来很棘手。然而,很不幸,课堂健康教育对年幼的小朋友还有一定成效,但对青少年却难以起效。

 

他们总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爱和教条规范对着干,但他们的健康问题又是全社会的关注焦点,怎么引导才对呢?

 

别慌!有个最近发表在PNAS(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的大规模研究尝试用创新的方式改写青少年对健康饮食的态度。来自芝加哥大学Christopher Bryan和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David Yeager带领一批研究者提出,过去那样干预总是失败,主要是因为他们犯了一个错误:先前研究都试图让人聚焦在“一个更健康的未来的自己”,并且假设未来时的健康状况有充足吸引力来说服青少年拒绝垃圾食物。

 

与之相反,新的干预方式集中开发青少年的叛逆思想、自主意识和对社会公平的关注,顺应他们的天性来引导。

 

Bryan和Yeager他们招募了500多个青少年(13~14岁;全部来自德克萨斯州某所郊外中学八年级的学生)。随机抽取一批青少年去传统的公共健康机构被洗脑,另一批作为空白对照组不受任何管教,剩下的一组青少年参与到创新的干预实验。


最后那组青少年会进入创新干预的实验步骤。首先他们要读一篇有关饮食业的文章,这篇文章揭穿了行业内部机密——制造商会把垃圾食品包装得让人感觉健康又有吸引力,使得大家都买来吃。文章还展示了四名食品业高管及顾问的照片,称他们是典型的“擅长操纵人性的伪善成人”。研究者希望青少年读完文章后,会将选择健康食品视作更具自主权,有独立判断能力的行为。

 

文章还补刀说,广告会如何针对年轻人和穷人制定心理策略,专门诱导这些人群购买垃圾食品,而不顾对这些人脆弱躯体造成的伤害。研究人员进一步希望青少年认同,选择健康饮食是对社会不公的一种反抗形式。


读完那篇文章之后,参与者继续阅读一个(编造的)研究,研究中有年长一点的青少年准备通过 “减少购买和食用加工食品来反对生产商”。


最后,研究人员要求现实中的被试写一篇文章来总结:他们认为人们为何如此义愤填膺?他们觉得应该怎么去对抗垃圾食品行业呢?——这项要求是为了确保青少年们都内化了这个研究传递的信息。


结果是,经历如上种种干预的被试会把选择健康饮食与自主权、社会公正这些观念联系在一起,对照组则不会。而且他们打分时还觉得健康饮食更具吸引力。

关键是新的干预方法对实际行动影响深远。实验结束后的第一天,在一个看似和实验没有关联的情况下(说是为了感谢他们在实验期间的辛苦付出)给同学们一个选择零食和饮料的机会。

 

结果是:创新干预实验组的同学比对照组更多选择健康食物(比如水果和纯净水),而非不健康的食品(比如饼干和可乐)。创新干预实验组比控制组人均少消耗了3.6克(相当于一勺大小)的糖——分量已经超过日常健康摄入量的10%。两天后,创新干预实验组的青少年甚至看到软饮广告比其他组更生气,喝碳酸饮料的欲望也大大减少。


这个简单的课堂式干预能切实影响生活里人们的选择和选择的态度,且影响起码持续了两天,而传统的教育方法却几乎撼动不了青少年的观念。本研究同样发现传统健康宣传和对照组的效果没明显区别——简单粗暴地给青少年说教”垃圾食品对身体多不好“就和没教一样。

 

结果充分说明,想让青少年少远离不健康饮食,未来需要开发新颖有创意的方法。不过本研究的成果也有其不足:


1. 实验基本依赖青少年自我反馈,他们只是在纸质问卷上回答健康饮食多吸引力、喜欢什么零食饮品、以及多厌恶碳酸饮料的广告,不一定客观真实。


2. 这些回答或许无法准确反映他们的真实想法——青少年很可能猜到实验者的某种期待并给予回应。比如,研究者给了参与者暗示,让他们对食品行业义愤填膺:参与者被要写一篇论文去解释为什么那么多人对垃圾食品愤愤不平——而且好像没有“不生气”这个选项呀。

 

注:为了避免这类偏差,其实研究人员并没有向参与者公开本实验的真实目的,而是伪装成让学生对新的学校设置提供反馈,比如实验后隔天选择零食的测试也被介绍为对学生上个月辛苦学习的奖励,但也有可能青少年早已猜到这个实验真正的目的,这一点超出研究员的控制范围。


今后研究可以采用更含蓄的测试方法,比如利用皮肤电传导和内隐联想测验去测试他们潜意识的态度。另一种方法是用脑电检测垃圾食品对大脑的奖励刺激是否降低了。相比自陈报告,这些方法提供数据更客观。

 

3. 另外,实验对他们的影响只持续了两天,而成功干预需要维持一段时间。在实验完成的几个月后继续跟进青少年的饮食情况,看看他们是依然选择健康的饮食呢?还是实验效果转瞬即逝?他们会依旧像成年人一样,在自主意识和社会公正的驱动下选择健康食物吗?或者,当他们再长大些,我们是否要用其他的价值观去吸引他们,设置新的干预内容呢?

 

把健康饮食与青少年的自我价值观联系起来预防肥胖症,看似是值得期待的有效干预手段。未来的研究需要继续优化这些干预方法,以确保青少年能做出健康选择,不被食品行业的油嘴滑舌引诱。


(文章转载自友心人微信公众号)